逝者已逝,众恶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人权之重,民主之重,法治之重,无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 ——孙志刚墓志铭
  • 柳条路 - [朝花夕拾]

    2004-09-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ear-logs/16373520.html

    晚上吃饭的时候看见路边有一家烧烤店,正好不吃牛羊肉的头儿回了北京,可以大快朵颐。

    五人在店外选了一张桌子,围成一圈,而我坐的位置正对路中央,在马路的这边支着长长的烧烤炉,树上挂着一个灯泡,这情景竟是那样的熟悉,隔着淡淡的烟雾,我的眼神开始朦胧起来,灯光也显得扑朔迷离。

    曾几何时,我们几个要好的兄弟,在闷热的夏夜,在那段离别前的日子里,每每一人拎上几瓶雪花,跑到柳条路上,在柳树下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放肆的笑,放肆的骂,放肆的吹牛x。

    那条路真的很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尽头。“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我离开的时候,窗外是数不尽的蝉声,没有风,漫天的柳枝全都垂首不语。四年来,这条路走过无数次,但从没有过那一次能让我如此黯然神伤。

    军训的时候,我们的军歌在这条路上高高飘扬;早操的时候,是在这条路上点到;扫雪的时候,兄弟们在这条路上来回;大学里第一次被女生拒绝,也是在这条路上。我又听到了我和她走在雪地里,脚下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看到了空中暗红的灯光。

    每次放假后从家里回来,都是六七点钟到站,路上一个人都见不到,我仿佛又见到了那个少年拖着行李一步一步地走着,背对着朝阳,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