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已逝,众恶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人权之重,民主之重,法治之重,无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 ——孙志刚墓志铭
  • 婚礼倒计时20天 - [朝花夕拾]

    2005-01-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ear-logs/16432680.html

    昨天晚上到了开封,一进银行,就觉得冷气森森的,不过因为众多的机器散发热量,还有八个男人充当小火炉,所以比宿舍里感觉上还是暖和很多的。

    但是住处可就不可同日而语了,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一张床铺,一点暖和的味道都没有,熄灯睡下以后,翻来覆去好久还睡不着,总觉得头皮冻得发麻,最后实在忍耐不住了,把羽绒服的帽子摘下来套在头上,才觉得好受了些,慢慢进入了睡乡。

    记 得两年以前,我也是带着帽子睡觉的,那时候窗户和门都在漏风——最后窗户上封上了好几层报纸和布,似乎起到了一些作用——而且天花板也掉了,只有两层薄薄 的塑料布挡在房顶的那个大洞上面。有一天早上洗脸的时候,我掀开床边的水桶盖,赫然发现里面结了一层冰,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几下把冰砸碎,勉强用冰水混合 物洗了把脸就上自习去了。

    但那时候寒冷的住处却没有像现在一样让我觉得难熬,或许是因为那时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吸引着自己吧,有着前进的目标,物质条件的艰难也算不了什么了,何况还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一直陪伴在身边,他的存在,也是我一直坚持到最后的一些动力吧。

    而现在,只能静静的回忆与杯子在一起时一点一滴的甜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