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已逝,众恶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人权之重,民主之重,法治之重,无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 ——孙志刚墓志铭
  • 毕业三年了 - [朝花夕拾]

    2005-10-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ear-logs/16448514.html

    昨天从同方回来,一时有些无所事事,就从书架上顺手抽出了毕业留言册。一页页翻开,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熟悉的或是陌生的字体,心里仿佛被重重撞击了一下,原来,已经毕业三年了啊。

    那段虚度年华令我羞于回首往事的岁月,已经过去了三年。

    还记得在车站送别时,胖子哭喊着拍着我的肩膀问“你以后能不能给兄弟混出个人样来”!那句话时时在我耳边响起,一次次的剥开我的伤口,在我想放纵自己的时候令我自省,转眼,即是三年。

    我苦笑着问自己,现在算是混出点人样来了么?

    答案依然是模棱两可。

    现在,还只能算是人模狗样的活着吧,但至少有着充实的生活,有着奋斗目标,有着职业生涯的憧憬,还可以满足个人的温饱问题并为着满足家庭的温饱而努力:)

    很多话想说却说不出口,用首诗来表示吧:

    一切的课都已经完成
    一切的考试都已经结束
    所有该读的的书都已经读过
    所有该懂的问题,你都懂了吗?
    不懂的,就让它永远不懂去吧

    把一本书
    远远地抛入宿舍窗外黑漆漆的夜色中
    该走了
    走吧
    这次是再也不回来了

    为何离别会选择在如此闷热的时节
    要是在春天或者秋天
    我们还可以好歌长吟
    依依不舍在轻风中
    花丛旁
    明月下

    可是不能了
    我们所能做的
    就是赤着上身
    在沉重的热气中
    湿漉漉地
    醉倒在草坪上
    血管里流淌的是酒精
    肺叶中充盈的是烟气
    这一个礼拜
    居然花光了以往三个月的伙食费

    有人笑
    有人哭
    有人在胡说

    说就说吧
    再不说
    就再也不能说了

    果然
    你没有打我的嘴巴
    只是
    有点哀伤
    还有点害怕地看着我

    说就说吧
    说了又如何?
    说了后
    可以再喝下一瓶酒


    宿舍里
    乱得一塌糊涂
    乱得好象是睡在垃圾堆里
    却再也不用担心有人来检查卫生啦!
    如若有人来打扰
    必定是胡子拉碴的
    收垃圾大叔
    多少钱一斤?

    通通拉走!
    这里,那里,床底下
    打成包,上了秤

    这是全世界最贱卖的收场价
    四年如花的
    青春
    换成了
    一把
    零零碎碎
    脏兮兮的角币

    昨天中午
    在校门口
    一男一女
    抱头痛哭
    好多人围观
    可他们不顾羞耻
    我们也在看
    可是后来发现是王二小夫妇
    我们就很难过地
    离开了

    他们好了整二年
    好得如胶似漆
    以为他们能够永远这样呢
    却以这一幕收场了

    这是为什么呢?


    最后的酒也喝过了
    最后的一只酒瓶摔碎了
    最后的一双拖鞋也送人了
    背着沉甸甸的背包
    拉着我的行李箱
    我像要去远行

    又想起了
    当初那个
    满脸稚气
    一腔希望的
    年轻人

    他也是
    这样
    背着沉甸甸的背包
    拉着行李箱
    在一个秋天的清晨
    走进了这个校园
    好奇的眼睛
    东张西望

    可后来的他
    到哪里去了呢


    走过
    这篮球场
    我初次看见时眼睛一亮
    后来却发现天天人山人海
    可今天却为何又空空荡荡

    这食堂金碧辉煌
    我曾对它报有无限希望
    后来就再也没有说过它一句好话
    可今天
    我要谢谢你
    你喂活了我
    四年

    这校园的林荫道
    那么郁郁葱葱
    我第一次看见
    很惊讶
    后来就
    熟视无睹了
    可是
    我今天又感受了
    那种激动的心跳

    这学校的破大门
    我第一次进来的那一时刻
    仿佛还在昨天

    可如今我跨了出去
    这一刻
    就在一瞬间

    瞬间成了永恒
    再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46观感 2004-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