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已逝,众恶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人权之重,民主之重,法治之重,无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 ——孙志刚墓志铭
  • 1月1日晴 - [朝花夕拾]

    2006-01-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ear-logs/16448643.html

    中午想问老婆的飞机有没有抵达,才发现手机居然被停机了,无奈只好出去充值,这才发现2006年第一天的阳光赫然是明媚绚烂,照着我凄凉的走在路上。

    路上很少行人,想必都在成双成对的出去逛街了,昨天晚上还是7对+4共18个人热热闹闹的喝酒,而现在我自己在宿舍里写论文。一点思路都没有,敲了几行字就写不下去了,我仿佛只剩下了一个空虚的躯壳,人在北京,心在云南。

    2005年的最后一天,终于下了点狗屁不如的雪,宿舍楼下的树上,挂了很多红色的心型纸片,在风中雪里飘荡,我走过去,发现每张纸片上都写着几句话。在光秃秃的树枝上,飞舞着火焰,记录着一个男生和他女友共同生活的点点滴滴,很美,也很凄凉。

    我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切。

    去年元旦聚会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在夜里一起打车回来,三个大运村,一个北科,今年亦然,不同的是,今年两位女婿都没喝多。

    临散的时候,小服和他老婆闹别扭了,他想和我们一起去唱歌,而他老婆不肯,我们也劝他回去,因为一是时间太晚,二是他们刚搬了新家,收拾了一天也很累了, 应该早点回去休息。后来看这样子,我们就说不去唱歌了,各自回去睡觉吧。但是出了楼门,却发现小服掏出钱包来给他老婆拿钱,还在找钥匙,似乎是想让她自己 回去,我们赶紧喊住他,说,服,走了走了,咱们都回去了,不去玩了。他说,你们回去吧,我自己找地方去玩。

    靠。没想到这么多年小服的脾气还是这个样子。

    小小去了安徽以后就如石沉大海。

    今天msn上只有两个人还在线。

    宿舍里只剩下我自己,一个陪老婆,一个和n个男人出去逛书店。

    我想老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