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已逝,众恶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人权之重,民主之重,法治之重,无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 ——孙志刚墓志铭
  • 答辩结束了 - [朝花夕拾]

    2006-03-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ear-logs/16448760.html

    万恶的答辩终于结束三天了,我也终于有勇气来记录下当时的心情,记得答辩完以后,小胡当天晚上说道,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

    可这样的恶梦,还有人愿意再做一次么?

    记得去办手续的时候,我们几个人一起走在西门的路上,鹏鹏说,希望我们这几个人都能过吧。抬头看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还有面前的林荫路,我竟从心底泛起 一股酸楚,还是要有为了自己所不愿所痛恨的事情而殚精竭虑的时候啊,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考试了吧,在这样的教育体制下,我至少在几年内,是不会再有读博的打 算了。

    答辩前夜,10点多的时候,我们五个又一起下去走了一圈,每个人的压力都很大,也可能我是比较轻松一些的,因为我运气比较好,分到了院长那组,而且还有个 好导师,论文修改了5遍之多。茫茫的夜色下,我又一次许愿,希望我们这几个最后都能通过。买了点吃的和饮料,我们又上去了,小胡苦恼的要命,因为他的 ppt至今还没有弄好,让我们帮他想想办法,小鱼一直帮他弄到凌晨三点才睡,而小白预答辩的时候我已经疲倦的呼呼大睡了,后来听小鱼说,他早就想睡觉了, 只是小胡异常坚决,堵住床不让小鱼上去~~最后听说小胡四点多才上的床……

    当天答辩的很顺利,没有出现我想象中的会口吃之类的情况,只是很口干舌燥,上台之前就喝了很多水,讲的时候一口气就讲了下来,等被提问的时候,喉咙就如同 火烧火燎一般了……下台以后我感觉自己应该就没问题了,中午吃饭后回去睡了一觉,睡出了满身大汗,要不是因为下午还要听决议,几乎就不想爬起来了,由此而 更加痛恨学院把答辩安排在了周日,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后面的心情就不再罗嗦了,到现在为止,身体依然是很不舒服,那种散架的感觉迟迟未散,很希望能够见到老婆,很希望好好的睡一个懒觉。

    小白最终还是被老师给坑了,可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