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已逝,众恶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人权之重,民主之重,法治之重,无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 ——孙志刚墓志铭
  • 书评:《敏捷软件开发》中文版 - [朝花夕拾]

    2008-03-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ear-logs/17389533.html

    当我看到第一章第一行正文时,我不仅深深叹服于译者的能力了。

    在思考软件开发时,有一种富有成效的方式,那就是把它当作一个创造和沟通的合作博弈。”唔,这样急促的呼吸,是刚刚辗转于床第之间才能有的吧?我甚至都可以想象得见译者于大汗淋漓之际,披衣下床,运指如飞,方才能有这样的句式。

    在这个正常人居多的世上,强者终归是少数;于是我满怀对译者的敬仰之情继续了阅读之旅。

    然后我看到了第二段。“轰!”地一声惊雷炸响,那迎面而来的王者之气让我竟不由的虎躯一震,眼前恍惚浮现出了杜甫的千古名句——“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 庐独破受冻死亦足!”许久之后,我才渐渐心情平复,眼含热泪掩卷深思:我们国内这些技术书籍的译者,是不是固步自封太久,成了井底之蛙了?说什么“要语句 通顺,符合汉语的语法结构”,又说什么“要意译,透彻理解,灵活表达,在自己理解的基础上进行再创造”。在这种种枷锁下,我们的翻译事业还能有多大的发展 空间?时间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但强者终归是要逆天的,于是我们才能看到在常人眼里惊世骇俗的文字:“如果它不是我们正在开发的软件,那么开发软件的体验应该像什么?”为什么句子的主语一定要指代明确?为什么语气前后一定要连贯?在书中,我看到的是译者用自己的键盘,向万恶的社会发出血泪控诉!他的这等做法,无异于用自己的生前身后名,为大众劈开一条前所未有的路。舍己为人,至死无悔!

    念及此处,我不免又有些心神激荡,终于还是强忍着拜读下去,“接着,本节把软件开发与另一个团队合作博弈—攀岩做了一番比较,然后与两个对照者—工程化和模型构建做了一番比较。”连续两个“一番比较”,用陈述的句式造出排比的气势,固然非同寻常,但与上文给人的震撼无异于天壤之别,于是有些疑惑,难道短短两段之后,就开始江郎才尽了?

    但转眼便是奇峰突起,目光换行之间,我险些震惊的一口血喷到显示器上。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它认为这一博弈的首要目标是:交付可工作的软件,而辅助目标(或者说博弈的积淀)是:为下一次博弈做准备。” 连断四句!!这样的节奏,这样的韵律,岂不是只有R~O~O~M才能媲美!一边是挥汗如雨娇喘微微鬓乱钗横,一边是思如泉涌勤勤恳恳笔耕不辍,什么人才能 达到这样的境界啊!化腐朽为神奇,于平淡中见真章,席慕容说过“美丽的人同美丽的梦一样可遇而不可求”,本书译者亦如是。

    文至此处,我已无法继续,凭我等蝼蚁这般微弱的想象力和跳跃性思维,想跟随大神的脚步实属痴心妄想。最后无非落得“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夫子驰亦驰;夫子奔逸绝尘,而回瞠若乎后矣”!

    但我无憾。纵有生花妙笔,也未尝能将书中妙处形容万一。若是有人能藉由我这些拙劣的文字,稍稍感悟到译者的神韵,我心已足。

    谨以此文,纪念2008年3月20日初次于技术书中见梨花体。

    ps:书籍链接:敏捷软件开发(原书第2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