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已逝,众恶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人权之重,民主之重,法治之重,无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 ——孙志刚墓志铭
  • 翻译名家摘录 - [译道探微]

    2008-05-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ear-logs/21470988.html

    1. 《论等效翻译》金隄

    翻译是讯息的传递,翻译中的“信”或者“忠实”自然应该是指讯息上而不是形式上的等同。 而讯息传递要达到目的,必须是接受者能够顺利接受的,否则也就是讯息受阻或者部分受阻,这也就是“顾信矣不达,虽译尤不译也”的道理。因此,只要承认翻译是给别人看或听的,就不能不同意“信”和“顺”之间不但没有不可克服的矛盾,而且是必须共同存在的条件,是一个统一体的两面。又是瞿秋白说得好:“为着保存原作的精神,并用不着容忍‘多少的不顺’,相反的,容忍着‘多少的不顺’……反而要多少的丧失原作的精神。”

    ……

    具体说来,等效翻译所追求的目标是:译文和原文虽然在形式上很不相同甚至完全不同,但是译文读者能和原文读者同样顺利地获得相同或基本相同的讯息,包括主要精神、具体事实、意境气氛。

    2. 《失败的经验》杨绛 

    方法是分清这一句里的主句、分句、以及各种词组;并任命各部分的从属关系。在这个基础上,把原句断成几句,重新组织。……

    原则是突出主句, 并衬托出各部分之间的从属关系。主句没有固定的位置,可在前,可在后,可在中间,甚至也可以切断。从属的各分句、各词组都要安放在合适的位置,使这一组重新组合的断句,读起来和原文的那一句是同一个意思,也是同样的说法。在组合这些断句的工序里,不能有所遗漏,也不能增添。好比拼七巧板,原是正方形,可改成长方形,但重拼时不能减少或增添一块板。

    ……

    可见最大的困难不在断句,而在重新组合这些切断后的短句。译者总对照原文翻,不免收到原文顺序的影响; 这是不由自主的。原文愈是冗长曲折,译者愈得把原句读了又读,把那句子融会于心。原句的顺序也就停止在头脑里了。从慢镜头下来看,就是分解了主句、分句、各式词组以后,重新组合的时候,译者还受原句顺序的束缚。这就需要一个“冷却”的过程,摆脱这个顺序。孟德斯鸠论翻译拉丁文的困难时说:“先得精通拉丁文,然后把拉丁文忘掉。”“把拉丁文忘掉”,就是我说的“冷却”。经过“冷却”,再读译文,就容易看出不妥的地方;再对照原文,就能发现问题,予以改正。

    ……畅达的译文未必信,辞不达意的译文必定不信。我相信这也是翻译的常识了。

    ……如果译者把原著的意思用自己的话来说,那不是翻译,是解释,是释意。我认为翻译者没有这点自由,德国翻译理论家考厄所谓“尽可能的忠实,必不可少的自由”,只适用于译者对自己的两个主人不能兼顾的时候。这点不忠实和自由,只好比走钢丝的时候,容许运用技巧不左右倾跌的自由。 

    ps: 下面是自认为还算是翻译的不错的一篇文章:从玩扑克到软件开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