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已逝,众恶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人权之重,民主之重,法治之重,无使天下善良百姓,徒为鱼肉。 ——孙志刚墓志铭
  • 和尚的故事 - [朝花夕拾]

    2008-12-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dear-logs/32549849.html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

    老和尚:世界上有那么三种人,一种是当婊子的,一种是立牌坊的,还有一种是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如果婊子立了牌坊,因为看到有反差,你就会看着婊子很不顺眼,很愤怒,但是如果你把牌坊视而不见,直指本心,看到婊子的本质,然后你就会明白立了牌坊的婊子依然是婊子,那么就容易接受了。

    小和尚:什么是婊子?

    老和尚:……婊子……就是跟男人那啥那啥的……

    小和尚:什么叫那啥那啥?

    老和尚:(头上黑线……)

    小和尚: 世界上有那么四种人,一种知道什么是婊子的,一种是不知道什么是婊子的,还有一种是知道什么是婊子但是又要假装不知道什么是婊子的,还有一种是不知道什么是婊子但是还要假装知道什么是婊子的。如果现在我告诉你说我是第三种人,你就会看着我很不顺眼,很愤怒,但是如果你能够看到我知道什么是婊子的本质,然后你就会明白我虽然假装不知道但是我其实知道,那么就容易接受了。

    老和尚暴起。

    小和尚奄奄一息的呻吟着:我是婊子,我是婊子……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没有正确估计形势之前,说真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如果你看懂了,那么请继续看下面这个故事。

    ~~~~~~~~~~~~~~~~~~~~分割线~~~~~~~~~~~~~~~~~~~~~~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一个老和尚,老和尚给一群和尚讲故事。

    老和尚说:今年庄稼收成不好,没有人来庙里捐香油了。

    和尚A:是啊是啊,听说别的庙都有直接把庙拆了,卖点东西分了钱大家回家种地的呢。

    老和尚:大家在咱们这里剃度出家好多年了,对咱们庙也有感情了,肯定不想看到咱们也走上这一步吧?

    和尚B:是啊是啊。

    老和尚:为了保证咱们能够把这个荒年挺过去,我们得采取以下种种措施:首先,A、B、C,你们三个以后专门负责跑客户,想办法把附近这一带有钱的施主都忽悠过来,给咱们多添点香油钱。这是开源。然后要节流,为了节省开支,以后每个人的月钱从100文减到90文,这算是每个人为咱们寺庙作出的投资。等明年光景好了以后,到年底咱们就把这一年的节余拿出一半来给大家分,如果光景很好,估计你们都能拿到投资的两倍,要是还是不好,那就有多少是多少了。

    和尚C:吾爱吾身,吾更爱吾寺!为了吾寺的安宁,我建议把月钱减到80文,不,50文!

    (拳脚大作,C吐血倒地不起)

    和尚D:方丈,我想问个问题行不?

    老和尚:你说。

    和尚D:要是中间我想换个寺庙呆着去,那扣下来的钱还能退不?

    老和尚:不能。

    (四下窃窃私语,“你说,要是不退的话,那还叫啥投资啊,不就是强扣嘛”,“唉,我听说好多庙都在干这事呢,有的把人都赶的差不多了,还有的直接扣一半月钱。”“不是啊,我是说你扣钱就明说,还挂这么个幌子干嘛?”“哎,你还别说,我又想到个问题,刚才方丈说是看明年的收成分钱,那要是明年收成还不行,年底分不了钱,那咱们扣下来的钱不又是没影了么?他可没说后年怎么算啊!”“……”“!!!”“*&!#%”)

    唯有E微笑不语。

    有和尚问E:你咋什么话都不说?

    E:你就当跟其他庙一样,钱被扣了就得了。方丈说的那些没影的话干脆想都不要想。要是你觉得能受得了扣钱,那就继续干,受不了就换地方。要是光看着婊子立了牌坊不爽,那就只能干瞪眼了,但是要是你能想明白立了牌坊的婊子还是婊子,那说不定你还能去找那婊子爽一爽。

    众和尚:师兄高见!小弟佩服!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牛X!